来自 资讯 2016-12-26 16:41 的文章

v那你可知她去了何处

 “那你可知她去了何处?”

  绮烟摇头。

  慕冰心头虽还存在一丝疑虑,但也不再多问。目光一转他又望见了书案上的古琴,便问绮烟:“最近可是你一直在弹这张琴?”

  绮烟羞涩一笑,似春日里花朵的盛开,“嗯,承欢姐姐教我弹琴,可是我造诣却远远不及她,只会照着她的样子模仿,却永远也弹不出那种韵味。”

  她说着,慕冰却似乎在想着什么,他突然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:“绮烟,等你身体好了,你弹琴给我听,可好?”

  绮烟没想到慕冰会跟她说这样的话,脸一下子红了,心也如小鹿乱撞般,仿佛要跳出了胸膛。冷漠如他,却对自己说这样的话?

  • 上一篇:新帝登基
  • 下一篇:小姐,您好好走